| 我要注册
频道首页 | 省区市场 | 城市市场 | 区域市场 | 网点规划 | 景气指数 | 知名市场 | 世界商业 | 主题商城 | 商业街 | 商业特色 | 广交会 | 供销社
您当前位置:首页> 区域流通 > 城市主要商圈正文
广州新“十三行”:站西商圈的跨国生意
来源:2014年4月11日 南方日报 发布时间:2014-4-15 点击数:


 

    广州汇美服装城和凯荣都商城之间的站西路,繁华得似乎让交通从来都没有畅通过。人行道和马路的界线早已被熙熙攘攘的人潮变得模糊,行人摩肩接踵,汽车甚至可以从眼前堵到下一个路口。在这个广州最大的服装鞋帽外贸集散地,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外国人奔走其间,让人认为这是广州最国际化的地方。
    说它是广州最国际化的商圈也大抵是对的,这里集中了各种肤色的外籍商人在此“淘金”。除了之前备受关注的非洲籍商人,近几年来,来自中东、独联体国家、韩国、南亚的外籍人员也逐步增多,他们聚集在站西路商圈和广园西路商圈做生意,并逐渐形成各国“商帮”,在众多服装城、鞋城、钟表城占据一席之地。万国商贾云集、共同经贸的热闹场面,俨然让这里成为了新时代的广州“十三行”。
    大量外籍人士聚居、经商,已经给具有悠久国际化商业史的名城广州,提出了新时期无法回避的现实与管理的挑战——兼容并蓄的城市图景背后,在成千上万外国人云集的背景下,城市管理者采取何种行之有效的措施,在合理合法的框架下,收放自如,创造出包括广州商人在内的各国商人互利共赢的理想局面是令人关注和期待的。
    被分流的“外国生意”
    想不到在自己的家门口做生意还要与老外竞争!我们不得不拓展新的客源,原来等客上门的方式已经行不通了。
    在汇美服装城做外贸生意的东北人张博着实感受到国际竞争的压力,他对记者诉苦说,自从外国人进驻汇美、凯荣都服装城开档口,自己的生意就不断地被“分流”。
    “你看,从8楼到11楼,都是他们的地盘。”张博指着电梯旁标着“服装商务写字楼”的指示栏对记者说。电梯里除了记者和张博以外,都是外国人。电梯里张贴着写满外文的服装广告,“这是俄语”,张博在拥挤的电梯里对记者解释道。
    记者走访了8楼到11楼,看见一层大概有5、6间由办公室改造成的店铺,坐在店里的全是外籍人士,以俄罗斯模样的人居多,也有几家店是中东人开的。记者一进去,浓郁的香水味扑鼻而来,店铺装修得很好,有的还专门摆上沙发、茶几和花瓶等装饰。女装颜色艳丽,图案多是繁复绚丽的民族风格,尺码都偏长偏大,特别是裙子的长度,一看就是设计给身材高大的外国人穿的。在这期间,不少店里都有外籍人士前来购物,生意看来非常好。
    据张博透露,汇美楼上的铺子从2008年就开始有了,“我跟他们的很多老板都认识,都是一个圈子的,原来他们是做采购的,经常到我这里来拿货,后来他们在这里自立门户。”张博说,“老外到我们店里来买东西,我店铺的小妹就用英语跟他谈,这个时候就有个外国人进来跟他们说话,聊着聊着客人就跟着走了。刚开始小妹们还以为他们认识,但后来发觉不对劲,每次一有老外进来买东西,老是有人跟进来然后把他们拉走。后来才发现是这些人把客人拉到楼上去了”。
    像张博这样遭遇“被拉客”的不止他一家,周围几家同行都曾抱怨过。除此之外,这些外籍商人为了培养客源,还会在服装城门口派发小广告。
    去年,中国商户集体向凯荣都管理处反映这种扰乱市场秩序的行为,管理处出面整治。凯荣都管理处的秦先生向记者说,“中国人在这里经商多年,建立起了不成文的规矩,但是老外刚开始来到这里不知道这些,但又想赶紧赚钱,就有点‘病急乱投医’。我们现在做的就是去引导他们,告诉他们哪些行为是不能做的,让他们遵守规则,创造一个对大家都好的经商环境。”在记者走访的这几天,凯荣都、汇美门口已经看不到派发广告的现象了。
    在凯荣都3楼一家外籍档口对面的服装店老板无奈地说:“想不到我们在自己的家门口做生意还要与老外竞争!我们现在是满世界找懂外语的年轻人来做销售,还要不断拓展新的客源,原来等客上门的方式已经行不通了”。
    “偷师”之后自立门户
    外国商人在摸索着怎么融入中国人的经商环境之中,他们有一套完善健全的物流系统,外国人自己做幕后操手。他们仅仅用了两三年的时间就在站西商圈形成规模并稳定下来。
    在站西路商圈的湖南商人吴林表示,在这里做生意的中国人都面临“国际化竞争”压力。他介绍,从2008年开始,这些外籍商人已不再停留于前期的采购、代工、物流,开始逐步渗透进外贸的各个环节,从当初只当“快递”来中国采购到现在自己“开淘宝”,从“后厂”逐步侵入到“前店”,他们仅仅用了两三年的时间就在站西商圈形成规模并稳定下来。
    “中国人在想着怎么走出去,而老外在摸索着怎么融入中国人的经商环境之中。”张博说,这些外籍商人有一套完善、健全的物流系统,有些外国人自己做幕后操手,前端雇用中国工人搬运,他们控制一切渠道、路线,中国物流公司只负责运输。现在这些原来负责采购的外国人绕过了像张博、吴林这样的中国批发商,直接跟厂里打交道。“他们原来通过参加广交会,结识不少中国制衣公司,一来二往彼此都相当熟悉。这些年他们就直接从厂里拿货到站西路这些商圈来做批发和零售”。
    记者在环市西路的国际鞋城走访时了解到,这里来自土耳其等中东地区的商人较多。据鞋城的一位老板张先生透露,这些人最初是把制鞋厂搬到东莞、佛山,再出口到他们自己国内,而现在有的已经不再做出口生意了。“全球经济危机首当其冲的就是外贸,欧美等地经济不好,唯独中国经济还不错,消费市场大,他们有的就改改尺码,改改设计,改到中国卖,直接内销。”
    这些外籍商人的生意也是分层的,“独联体的人会自己带设计稿到工厂去打板,质量也比较好,而非洲商人的货档次定位比较低端,款式不是很时尚,布料也很一般。而中东人近几年也都是直接从厂里拿货,有什么卖什么。他们先从这里偷师,现在自立门户了”。
    而在广园西路唐琪服装城附近的非洲籍外商货运集散地,停满了运货的中型面包车,不少商铺门口堆满了用麻袋装好的货物。店铺的招牌、墙上全用外文写着运输价格,店里一个非洲商人坐在桌子后面,比照着货单按着计算器。一位本地商家向记者介绍,“这些都是他们非洲商人自己开的物流公司,主要发往非洲各国。所有运往非洲的货基本上都是经他们的手”。
    外商已经落地生根
    塔吉克斯坦的比娜滋非常享受现在的生活,大儿子已经上了幼儿园,妈妈现在也到中国来帮她打理生意。在中国开档口的生意很好,让她有点“乐不思蜀”了。
    在中国商人感到压力的时候,这些外国人似乎越来越适应在广州的生活。
    汇美8楼的电梯一开就可以看到比娜滋的服装档口,她抱着自己8个月大的小儿子,她的母亲坐在电脑边,一边看着电脑一边打电话。今年24岁的比娜滋来自塔吉克斯坦,来广州已经4年了,会说一口流利的中国话。
    这个档口是今年她和妹妹一起开的,“我和我妹妹都是学服装设计的,之前在香港注册了一家服装公司,本来说卖自己的衣服,但工厂都是500件起接单,不太划算了,于是现在主要卖其他牌子的衣服。”比娜滋说这里的生意还不错,许多外国人特别是独联体国家的人经常上来买衣服。“我老公是做物流的,专门发到我们那边国家的货,所以我们现在做零售也做外贸。”据比娜滋透露,根据管理处的要求,8楼11楼是专门留给外国人的,他们也不能去楼下开档。记者随即询问了负责汇美8楼到11楼的华希物业管理公司,该公司的陈先生表示,前来咨询档口的外国人非常多,现在汇美A塔的档口已经全部租出,而开发商又建了B塔,业主正在招商。
    比娜滋非常享受现在的生活,她的大儿子已经上了幼儿园,她妈妈现在也到中国来帮她打理生意、照顾孩子,开档口的生意很好,又能维持一家在中国的生活,让她有点“乐不思蜀”了,但每年的居留证问题依然让她感到十分头疼。“我现在办的是一年期的居留许可证,每年都要去出入境审核、填写很多资料,重新办理新的许可证才能继续在这里住下去,非常麻烦。”不过比娜滋说,像她自己有公司的,一年签一次已经算好的了,她知道一些其他外国人为了拿到合法居留权更是折腾,“他们隔不了多久就要去一次香港和澳门,出境一次并折返,才能继续合法地留在这里”。
    21岁的俄罗斯姑娘卡丽娜在汇美10楼的一间档口打工已经快2年了,老板是阿塞拜疆人,卡丽娜现在平均一个月的工资有7000元,房租和吃喝占了绝大部分开销。她现在每年回一次国,虽然家人都在俄罗斯,但在广州她结识了非常多的朋友,因此也不会感到孤单。“我现在住在富力桃园,那里外国人非常多,中国人也非常友好,有时感觉像个融合的大家庭”。
    这里的一位片区警察告诉记者,在环市西路、广园西路附近长期居住的独联体国家籍、韩国籍、中东籍的,大约1万人,非洲籍的就更多了。“这些人主要居住在富力桃园、富力半岛和富力环市西苑。每天上午10时到11时,你会看见一大帮外国人往站西路这一带的商圈走,而每天到了下班的时候,这些外国人又跟着你一起下班,作息非常规律”。
    本土商人寻求突围
    外国人竞争到家门口来了,中国本土商家应当调整心态,以此为动力而不是压力。
    各国商家的竞争使中国商人开始寻找突围的路径。张博说,学习是相互的,国外商人的优势在语言与产品设计。为了提高竞争力,他花了大价钱专门请了外籍服装设计师为自己的品牌做设计,尽量做到与国际接轨。而另一位在鞋城做女鞋生意的黄老板说:“土耳其的商人这些年做的比较中低端,那我就开始往高端的做,不管是款式和材质都跟他们拉开差距,大家各自争夺不同的市场”。
    记者在一些正在招聘营业员的档口发现,“会说英语”已经成了招聘的必要条件。吴林说,在这一带商圈不会说英语根本没法做生意,他自己为了生意还自学了俄语,“语言是他们的优势,那我们只好尽力弥补。现在不仅是要会说数字,简单的日常沟通也是必要的。所以这一带对于营业员的外语水平普遍要求比较高”。
    广东省连锁经营协会会长孙雄昨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外国人竞争到家门口来了,中国本土商家应当调整心态,将此看作动力而不是压力,“外国人能够到中国来做生意,并且做的这么好,说明他们在语言、渠道、客源等方面有优势,那么中国商家应该反省自己是不是在沟通、服务、物流等方面做得不够好。中国商家应该不断适应新的挑战,并且努力提升自己的竞争力,这样才有机会走出国门”。
    广东财经大学流通经济研究所所长王先庆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鼓励中国商人应当多与外籍商户打交道,“在流花商圈、站西路商圈和广园路附近,聚集着近十万外国人进行贸易等相关活动,他们已经在这里找到了自己的发展空间和经商模式,已经相当中国化了。这说明广州市是个宜商城市,适合做生意,并且国际化程度比其他地方高,也满足他们的生活需求。这都有利于中国商铺与国外联系,多打交道,提升总体的国际化水平”。
    管理需要未雨绸缪
    广州要考虑外管工作联席会议制度的日常运作方式,因为广州今后外籍人聚集区将会越来越多。应当加紧健全法律法规,规范在华外国人的行为,防止非法居留和非法务工,减少因此引起的纠纷。
    大批外国人来广州经商,这对本地商人是挑战,对政府的管理效率也是一次挑战。
    王先庆教授表示,大量外国人来粤经商给政府管理加大了难度,政府涉外管理的政策与措施应该紧跟这种日益国际化的商圈和居住社区。加快国际化的步伐和开放的进程。
    “现在政府还比较难以适应或者习惯去管理外国人,传统的管理方式总是把中国人和外国人分开对待,这就会造成我们对外国人比较宽容或者管理不到位。”他认为,现在都在探讨如何推进市场化进程,而市场化进程的核心内容就是没有国内国外之分,“现在外国人到中国来做生意,中国人也参与国际经济活动,这是好事。按照WTO的准则,国内和国外是一样的,价格是一样的,规则是一样的,进出口的条件也应是一样的,那我们要做的就是中国、外国直接打通,要一体化,不搞两种制度。这是我们接下来5到10年最需要突破的地方”。
    华南理工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徐松林认为,中国的涉外管理法律显然落后于商业国际化的步伐:法规分散,立法层次低,效力不高,法规陈旧,不能满足外国人在华务工的管理需要。他认为,广州是一个国际化城市,今后开放的程度会更高,因此目前应当加紧健全法律法规,规范在华外国人的行为,防止非法居留和非法务工,减少因此引起的纠纷。
    广州公安局出入境管理支队的一位干警日前在接受记者咨询时表示,站西路商圈和广园西路商圈属于越秀、白云、荔湾三区交叉地带,在居留管理、贸易纠纷、治安管理方面已经陆续暴露出了一些问题。而治理需要公安、出入境、劳动、工商、城管等部门分工协作,要好好考虑外管工作联席会议制度的日常运作方式,因为广州今后外籍人聚集区将会越来越多。
    对外籍人移民问题研究多年的中山大学梁玉成教授则表示,目前暴露出的是外来人口之间的经济纠纷问题或者城市空间的管理问题,但在国际移民的新背景下,广州今后还可能暴露出文化融合等问题,并且随着外籍人口的增多,他们的群体权利需求和置身于广州社会之中的自我认同感也已经成为一个客观事实。如何让外国人更好地融入广州这个国际化大都市中,同时也让广州的生意人在家门口与不同国家和民族的人做国际化生意,都必须未雨绸缪。(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吴林、张博均为化名)

 

作者:项仙君 肖…  编辑:wxj
  • 本文标签: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分享】 【打印】 【收藏】 【关闭
    编辑推荐
    互联网+:佛山打造中国会展新 探秘武汉地铁商铺 为何频唱“
    热门资讯
    重庆:盘溪蔬菜批发市场本月 超市纷纷离场 大型商业综合体
    热门标签


    网站简介 联系信息 专业服务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联系电话:020-84096050  传真:020-84096050  Email:shichang2004@126.com  
    粤ICP备16095034号   广东省商业经济学会版权所有 ©2004-2016
    网上警察